当前位置:首页>艺术文化

    让传统文化出圈出海:国风新青年,请就位!

    发布时间: 2022年09月21日 09:49:03    来源: 中国青年报     浏览:195次

      2022年国风大典即将于“十一”国庆节期间在江苏东方盐湖城开幕,数百名国风青年届时齐聚逍遥仙镇穿越千年梦回魏晋,沉浸式体验古人的生活百态——有热闹的市集茶馆,诗词中描绘的文人盛会,还能邂逅“陶渊明”“嵇康”等风流名士,更有国风歌曲、情境走秀、非遗技艺从早到晚不间断地轮番上演,溯源再现东方绮梦。

      “愿尽绵薄之力,盼国风盛行!”近日,一则主题为《国风新青年》的短片发布,汇聚了朱铁雄、郎佳子彧、楚淇、四月等国风创作者,为这场青春涌动的国风盛宴吹响了集结号。在这群国风新青年眼中,国风是又酷又燃的梦想,是百折不挠的热爱,是全心全意的事业,是薪火相传的信念,是四海携手的未来。

      在他们的社交账号里诠释着国风的百变姿态,有在阳光下罗袜生尘衣袂翩跹,有在街头巷尾里像美猴王一样七十二变,更有手握面团刻画着世间万物的栩栩如生……

      梦起

      “总有人间一两风,填我十万八千梦。须知少年凌云志,曾许人间第一流。”这是90后朱铁雄经常分享的一句话,对于他来说,“想做的太多,以至于很难分类,杂乱无章”。

      朱铁雄想开辟一个“更纯粹的梦想空间”,专注于“国风变装的热血与浪漫”,约着同样热爱传统文化的朋友一起组建了工作室。2021年8月24日,朱铁雄以本名开设的账号用一条《大圣归来》的视频“归来”。视频内容很短,只有几十秒,但却完整演绎了一则关于“齐天大圣守护小孩梦想”的情景剧;视频配文也很短,只写了一句话:“那些看似很可笑的梦,是我们用尽全力守护的光。”

      视频发布4个小时后,朱铁雄再次打开手机,视频点击量已经超过500万,点赞量40多万,粉丝数量不断上涨,心情也像“坐过山车一样飞到顶点”。当天晚上,他们在烧烤店庆祝“梦的起点”聊了一整晚,朱铁雄“聊着聊着眼睛红了。”

      而对于同样创业做古风变装的楚淇来说,梦的开端更像是一场孤注一掷、单枪匹马的冒险。

      作为退役军人,楚淇原本拥有一份很稳定的工作,“刚开始就是发在朋友圈里的小爱好,没想到就火了。”

      这促使楚淇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内心,“即便退役,但骨子里还是想保家卫国。”他决心辞职,更专业地来扮演还原古代侠客等历史形象,把有趣的历史和精美的妆造结合在一起,“也算是另一种形式的报国,希望能通过我的努力,让更多人了解并爱上传统文化。”

      与朱铁雄和楚淇不同,作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北京“面人郎”第三代传承人,郎佳子彧15岁创作出奥运福娃面塑,16岁便破格成为北京民间艺术家协会的准会员。

      “爷爷创造了‘面人郎’,父亲也一直在为传承‘面人郎’而努力。从小看着父辈作品长大的我,很自然地想要坚持做面人。”对于郎佳子彧来说,弘扬国风是家里温暖的习惯,也是遵循本心的选择。

      追梦

      “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在《国风新青年》的短片中,00后锡剧传承人四月表示:“每一个站立行走,包括眼神都是经过千万遍的练习。”

      追梦的过程往往并不轻松,为了还原心中的武侠形象,楚淇曾用两个月的时间减肥30斤。在他的视频中,经常能看到古代将军身穿盔甲策马扬鞭、仗剑走天涯的飒爽,但“马有失蹄”,偶尔不注意就会“受伤”,“小伤忍忍就过去了,也不太在意”。

      也有一些疼痛是“难以忽略”的,今年8月在川西高原拍摄时,楚淇上马时“前胸重重地磕到了马背上,一阵钻心的疼痛瞬间袭来”,但为了不耽误拍摄进度,他还是“忍”了两天,其间还“骑马翻山越岭、上蹿下跳地跨过小溪……”等拍摄结束,晚上做核酸“顺便”急诊时,楚淇才知道自己肋骨骨折了。

      即便如此,楚淇半个月后便裹着“束胸带”一边治疗,一边再次骑马练习新的马术技巧了。

      “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楚淇最近一直想还原苏轼在《江城子·密州出猎》里描述的场景,在他的想象里该是“左手牵着一匹黄骠马,右手托着一只老苍鹰”。为此,他特意跑到新疆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合奇县拜访柯尔克孜族人,学习驯鹰技艺,当他托举着苍鹰驰骋在高原上时,他觉得“此刻终于圆满”。

      而对于朱铁雄来说,“最高光圆满的时刻”都发生在戏里戏外“国风变装那最后一秒”。

      “国风变装的这一秒是我们视频的灵魂,所有的铺垫都是为了最后一秒的感动。”朱铁雄为了“这一秒”的惊艳,需要不眠不休用几百个小时打磨最后一秒的特效。

      让朱铁雄感到欣慰的是,在视频评论区讨论最多的也是“最后变装的那一刻”,有人说“像浑身过电一样”,有人觉得“惊艳绝伦”,更有人“瞬间泪崩”……这其中,有一则网友评论格外醒目、被顶到了高光位置:“传承很轻,轻到只有两字。传承很重,重到数千年历史压肩头。”

      出海

      在郎佳子彧看来,“传承”两字本身就囊括着传播和承袭两方面的含义,“重要的是让这门手艺重新回到大家的视野中。”

      他说到也做到了,在2022年北京冬奥会期间,他把面人捏到了人民大会堂,向各国元首们展示中国传统艺术的魅力。而他为摩纳哥亲王阿尔贝二世制作一对“冰墩墩”的短视频更是轰动一时、广为人知。郎佳子彧依然对当时的场景记忆犹新:“当时他接过一个未完成的‘冰墩墩’面塑,亲手将冰墩墩的小眼睛贴上去,随后发出爽朗笑声。他还请我帮他再捏一个,因为他家有一对双胞胎。”

      除了冬奥吉祥物“冰墩墩”,郎佳子彧还向各国元首们展示了最能体现中国传统文化和风俗的作品,包括传统的京剧人物以及一些老北京民生场景,尤其是春节时人们在巷子里叫卖着小玩意儿、又红又甜的冰糖葫芦,小孩大人们玩空竹等热闹的场景,以及对中国人民而言承载着最美好祝愿的“福禄寿”。

      对于郎佳子彧来说,这是一次备受鼓舞的意外之喜,“很荣幸能站在世界舞台展示传统艺术的魅力。”

      “让传统文化出圈出海”同样是朱铁雄和楚淇等“国风新青年”的奋斗目标,他们都希望国风可以“惊艳世界”“风靡世界”。

      楚淇认为,“国风不仅仅是汉服,还有许多的内容,今后也打算挖掘一些鲜为人知、小众的传统技艺,为弘扬民族自信贡献力量。”从30秒到2分钟,朱铁雄也在不断地加长视频的时长,对“变装前”情景剧的打磨也越来越精益求精、追求更真实的情感共鸣,“像师徒舞狮的故事便是取材于现实生活”。

      如今,楚淇的账号单平台点赞量已达1.5亿,朱铁雄的账号单平台粉丝量已突破1200万,许多外国人也是他们的“粉丝”,为此还专门建立了“老外看朱铁雄楚淇变装”的相关话题词条,热度始终高涨,老外们发布“观后感”视频内容也能“轻松收获”数万的点赞。

      平时,这群国风新青年之间也会彼此关注、互动交流,为出圈的“中国式浪漫”骄傲点赞,这其中可能有在大洋彼岸穿华服参加毕业典礼的留学生,可能有隐藏在日常生活看起来平平无奇但又“身怀绝技”的普通人。

      “国风其实藏在每个人的内心深处。”对于这群90后国风新青年来说,他们的经历各有不同,但有一点是相似的,他们都坚信,“未来将有更多国风新青年出现,会有更多人用更多方式讲述中国故事”。

    主办单位:《城市建设》杂志社有限公司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京B2-20171283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10120200016
    期刊出版许可证:京期出证字第2713号   网络出版服务许可证:(总)网出证(京)字第006号
    《城市建设》 国际标准刊号:ISSN 1674-781X   国内统一刊号:CN 11-5897/F
    《城市建设理论研究(电子版)》 国际标准刊号:ISSN 2095-2104    国内统一刊号:CN 11-9313/TU
    Top